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米迦勒 • 塞爾維特受難紀念碑





正面:
[英文翻譯]
"Michael Servet Villeneuve of Aragon who was born on the 29th September 1511, died at the stake here at Champel on October 27th, 1553."





背面:
[英文翻譯]
"Sons, respectful and grateful towards Calvin our great reformer, but condemning one error which was that one of his century and firmly attached to the liberty of conscience according to the true principles of the reformation and the evangel. We have erected this expiatory monument on October 27th, 1903."

[中文翻譯]
"我們滿懷尊敬和感恩
偉大改革者加爾文的後代
譴責他的一個錯誤
一個他那時代的錯誤
為了思想的自由
也為了改革運動和福音派的原則
我們樹立起這座贖罪紀念碑
1903年10月27日"

I hope that sentence of death will at least be passed upon him; but I desire that the severity of the punishment may be mitigated.
我同意對他判處死刑,但我希望執行的方式不要過分殘忍。
---摘自 加爾文信札 寫給William Farel的信1553年8月20日
Letters of John Calvin p.399

Such monsters should be smothered, as I have done here, by the execution of Michel Servetus the Spaniard.
這樣的怪物必須被消滅,就像我消滅米迦勒• 塞爾維特,那個西班牙人一樣。
---摘自 加爾文信札 September, 1561.


1553年10月27日塞爾維特被燒死在火刑柱上。

在宗教裁判所燒死塞爾維特後,加爾文督促新教國家銷毀<<恢復基督教義>>(Christianity Restored),因為這本書含有”嚴重褻瀆上帝的內容”。結果只有三本書保存下來。塞爾維特之死部分原因是加爾文及其對手的權力鬥爭的悲劇性後果,而塞爾維特之死同時也損害了加爾文聲譽。誠如宗教史家羅蘭.H.貝特恩(Roland H. Bainton)所言,”塞爾維特聲名獨特之處在于天主教徒只燒毀他的畫像,而新教徒燒死了他本人”。塞爾維特也是第一個被改革後的教會當局以異端之名處死的的人。他的殉難比16世紀其他任何人因宗教而死具有更大的意義,因為塞爾維特之死標誌著新教內部對宗教寬容問題的第一次重要辯論。

許多人對處死塞爾維特一事表示反感,這激起了一場討論宗教寬恕的運動,這場運動在塞巴斯蒂安(Sebastian Castellio)在1554寫作的捍衛宗教寬容的著作<<論異端及其受到的待遇>>(Concerning Heretics)中得到了集中體現。然而,由於當局對<<恢復基督教義>>(Christianity Restored)的全面壓制,塞爾維特死後,他對宗教思想的影響微乎其微。塞爾維特死後大約兩個世紀,英國國王醫生,查德米德試圖出版塞爾維特的著作。1723年政府沒收並燒毀了全部印刷品,並監禁了米德和印刷商。
---摘自 西方歷史上的100部禁書 p.330
作者:Nicholas J. Karolides, 卡羅利德斯, Dawn B. Sova, 鮑爾德, Margaret Bald


1903年10月27日,即塞爾維特350周年忌日,日內瓦(Genève)的加爾文信徒們,在他當年被火刑的瑞士日內瓦Champel地區,如今是一家醫院的草地上,樹立了一座贖罪紀念碑。